我家的“泡沫经济”

http://bdchuancheng.com/wj_www.xxfang.com 2006年2月21日11时45分 来源:大河报
——负债消费,跟国际接轨,多么时尚啊!

    2004年即将过去,回首充满了纷繁、热闹、变革、阵痛的房地产市场,我们购房一族又是几人欢喜几人忧。喜也好,忧也罢,我们相信,日子总会越过越好。让我们共同祝愿2005年:“建得广厦千万间,天下寒士俱欢颜。”

    2004年,中国房地产界关于泡沫的争论异常激烈。没想到,他们尚未平息,我这个小家庭的经济泡沫却无限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8年前刚毕业那会儿,月工资350元,房价500多元,偷偷掰掰指头,买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不吃不喝得积攒10年多。于是暗下决心:一定要挣回个窝儿来!后来恋爱结婚生子,生活成本日益看涨,眼巴巴看房盼房的大眼睛从一双变为三双,房价一路飙升的速度也让我们瞠目结舌。我的月工资无非才1000元,而郑州今年的平均房价已是2595元。算一算,靠工资买房还是遥遥无期,每年所涨的工资还不够给持续上扬的房价埋单哩。

    形势严峻,时不我待,年初我和妻子痛下决心,就是背一身债也要买房,总不能让孩子的童年全部锁进狭小逼仄的租住房,在辗转流离中消磨掉许多时光吧。紧接下来的日子,忙着看地段签合同跑银行找熟人贷款借钱拿钥匙装修买家具。揣着大把的钞票办事当然顺利,盼房心切的我们买的是现房,考虑到未来的家庭规模和家居发展趋势,特地选了一套140平方米的大房子,经过简单装修就可以入住了。

    乔迁新居,早已被生活打磨得粗糙鄙俚的我突然诗兴大发:都市广厦千万间,终于有我这个寒士一间。妻子也很满足:国外不是流行“负债消费”吗?咱这算跟国际接轨了,凑合过这几年,今天也时尚一把。

    在一大堆债务和账单中生活,那种苦痛难以言传。我和妻子很快发现,透支换来的幸福岂止甜中有酸,简直是透着浓烈难咽的苦味。先是银行每月定打不饶要扣掉2000元钱的贷款本息,原本每月宽绰的收入一下子变得异常紧张起来,我们两口子兜里只剩的几百元要应付水电气和生活必需品开支,还得考虑着偿还东挪西借的装修款。其次是债主接连登门,虽然才借了几个月,有朋友已捺不住性子,变着法儿试探还款日期了,弄得我在大街上走的时候若远远看见熟人,赶快就改变路线溜进路边小店,避开见面的尴尬。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儿时农村那帮“苟富贵,毋相忘”的光屁股哥儿们,过不了多久就来骚扰一次:“是不是看我来借钱就装穷?住着带电梯的20层高楼还顿顿啃干馍就咸菜,是不是已学会了城里人的虚伪和小气!”极度窘迫之下,我跟妻子商量,经济压力太大,能不能让女儿改喝国产奶粉,一袋十几元,物美又价廉。谁知才改了一天,由于闺女的小嘴巴太刁,出生3年来一直喝进口奶粉,已熟悉了那种口味,对其他奶粉坚决拒喝,任凭饿得嗷嗷叫也不开金口。孩子哭个不停,妻子气得花枝乱颤,冲着我直骂:“世上怎有你这种当爹的,无端克扣孩子口粮,从孩子嘴里能抠出多少银子?!”

    前些日子把父亲从农村老家接来住,才几天老人就吵着要回家。当老师的父亲说话挺形象:“住在你的房子里,瞅着每块地板都像一张借款条,我夜夜都睡不着。”说的也是,一家人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扔进房价泡沫里连个影子也没有,谁能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子欲养而亲不受,送走满头白发的父亲,我的心里像压了块巨石。圣诞节老同学聚会,大家谈起我的房子,又竞相开涮起来。我呆呆地端着酒杯,一句话突然脱口而出:“同志们,泡沫经济害死人啊!”

【浏览:5618次】
 
·免责声明:
  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。
 

精彩推荐

房网竞价

永利游戏